爻森一把兜住邵涵的肩膀,忍笑道:“行了行了,我是真的想让你睡得舒服点,床单枕套都是换过的。”爻森挑着眉毛看着他:“淼淼居然不凶你,以前家里来客人它都很凶的,看来它都看出来我俩是一家人了。”爻森很快就回来了,家里有一大一小两个宝贝在等他,他恨不得从宠物用品店直接飞回家里。他推开家门,第一眼就看见邵涵有些僵硬无措地坐在沙发上,淼淼埋头在他衣服里乱拱。邵涵:“……爻森,这是你的房间吧?”邵涵抱着淼淼一直跟着爻森走进了卧室,卧室是简约现代的灰蓝色风格装潢。他先是看到桌上摆着的那台宛如开屏的孔雀似的无时无刻不炫耀着它的价格的三联屏游戏专用电脑,再看到床头柜上有Titans字样的马克杯,扭头却发现爻森把自己的行李箱放在了床边。邵涵想把淼淼弄出来又怕把淼淼弄痛了,一时僵持在沙发上不知所措。邵涵微微瞪大了眼睛,他的眼睛看向别处,又有些仓促地看了回来,最后才抿了抿嘴唇,声音里带着些微不可闻的紧张:“你不是说不会和我……”看爻森终于不再纠结一起睡觉这个话题,邵涵适时地把话题岔得更远了一些:“话说我一直挺想试试这种三联屏的电脑的。”爻森:“你不想要零食了?去,给我面壁思过去。”“跑那么快干嘛?摔了吧。”爻森蹲下身,朝着淼淼张开手臂,“来,来爸爸怀里。”

爻森接过邵涵的行李箱往前走,邵涵有些不好意思,但爻森走得很快,他只能跟上他的脚步。虽然爻森只是出去了几个小时,但每次淼淼迎接他的架势都仿佛他是个多年没有回家过年的进城务工人员。那天晚上爻森还是在客房睡了,本来他都打算去邵涵被窝里赖一晚上的,可回房间拿东西的时候正好看到邵涵洗完澡出来,整个人热气腾腾地像个可口的水晶豆沙糕。淼淼居然非常配合地叫了两声,摇着尾巴盯着邵涵。邵涵拖着黑色的行李箱在出站口四处扭头寻找着,看见爻森迎面走来,心里一暖,还没来得及喊他,爻森却手臂一伸将他搂住了,在他脸上浅浅吻了一口,笑道:“想你了。”“是啊。”爻森微微笑道,“你就睡这儿吧。”

爻森:“你不想要零食了?去,给我面壁思过去。”爻森接过邵涵的行李箱往前走,邵涵有些不好意思,但爻森走得很快,他只能跟上他的脚步。“你别吼它。”邵涵哭笑不得地捏捏爻森的手指。

上一篇:没有脱军装的消防步队:“顺止人”的捐躯与隐忧

下一篇:广东“3死6伤枪案”监控暴光:小店老板吓得闭电视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